香蕉视频官网入口

高空之上,摩天轮缓缓转动,一位妙龄少女,四肢正如八爪章鱼般,紧紧吸附在最高处的车厢上。精致的小脸凑在玻璃窗前,大眼睛眨巴眨巴,和其中的人对视着。

下方是一片游客的惊呼声,以及天宫门特使的惊恐四重奏,场面一度十分诡异。

“嘿!小情侣们躲在这里玩亲亲吗?”易昕刚一摇下车窗,阮玉的声音就传了进来,“我和烬空哥哥也经常玩亲亲,他还教了我好几种新花样呢!你们要不要一起学?”

……

缓慢转动的车厢内,三个人相对而坐,开始了漫长的大眼瞪小眼。

对容凰来说,他已经不指望在落地前赶走这个电灯泡了,只要她千万别在摩天轮里玩出什么花样来……要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,那真的是不死也半残了吧!

所以,他一定要努力盯紧这个小祖宗……为他们的生命着想!

“那个……阮玉姐姐刚才不是说要去玩鬼屋吗?”终于,易昕开口打破了沉默的气氛,“怎么也跟我们一起来了摩天轮呢?”而且,还是用那么惊悚的出场造型?

“因为鬼屋排队的人太多了,”阮玉噘起了嘴,“我不高兴排,就让家里的人先帮我占着队,我先来摩天轮找你们玩啊!”

你倒是早说啊……容凰欲哭无泪。早知道你是这么想,我可以直接把鬼屋包下来让你玩个够啊!唉,游乐园的人这么多,为什么就是自己和昕昕被她缠上了?果然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烦恼?

“对了——”容凰这边正有一肚子的抱怨,阮玉却忽然凑近了他,好奇的左看右看,“你长得……跟我认识的一个名人好像啊!他经常会在代言里出现呢,最近他代言的一种零食,真的特别好吃,我都囤了好几包了!”

易昕的心脏猛地提了起来,正想用女孩子都喜爱的零食岔开话题,容凰却忽然主动接口,问道“是不是容霄啊?”

性感诱人勾走你的欲火

阮玉努力的想了想,点点头“对对,好像就是这个名字!他最近可是特别火的,烬空哥哥都说很看好他!”

容凰依旧保持着拐骗小孩般的亲切笑容,紧盯着阮玉“那我和他,你觉得是谁比较帅?”

阮玉似乎是认真思考了一下,就在容凰的期待,和易昕的焦灼注视下,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“当然是我的烬空哥哥最帅!”

“对了,你们玩微时空吗?”阮玉一边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一只“加长豪华版”玉简,快速的登陆上了自己的账号,“咱们互粉一下吧。这个账号,我可是连烬空哥哥都没让他加我呢!要是他关注我的话,我肯定就不能像现在一样,这么自由自在的上网啦。”

这几句话,倒是激起了易昕的同病相怜之心。

她看得出来,阮玉一定也是富家女,只是来游乐园玩一趟,身边就跟了那么多的保镖。恐怕她也和自己一样,只想守住网络空间的一点自由。

不过,听她几乎每句话都要提起那个“烬空哥哥”,他们两个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吧,真是让人羡慕啊……

交换了联络方式后,摩天轮也终于落了地,阮玉立刻被天宫门特使迎接了过去,而容凰则是黑着一张脸,慢慢的从车厢中挪了下来。

这妹子总算是走了……阮玉再不走,容凰觉得自己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。

“阮玉姐姐走了……我还想和她继续聊的。”易昕有些失落的望着她的背影。

“别管她了,”容凰僵硬的抬手搭在易昕肩上,“她身边那么多保镖,没事的。下一个要玩什么?”

“其实我跟阮玉姐姐一样,我也想玩鬼屋的。”犹如“阮玉附体”的易昕,终于还是说出了容凰最不想听到的话。

不知怎么的,这一瞬间,容凰的脸色忽然变得比女孩子的脸蛋还白,口中却是逞强道“那个我玩过,不好玩的,我们还是玩旋转木马吧?”

“可是上面不是写了故障,还在整修吗?”

“那玩海盗船?”

“但是那里排队的人好多啊。所以,我们还是玩鬼屋吧!反正你都玩过,这有什么?”易昕说到这里,忽然有些好笑的看着容凰,“难不成,你怕鬼?”

“谁说我怕了?”容凰第一时间反驳,“我只是担心你会害怕!”

易昕洒脱的笑笑“没什么,虽然我平时比较胆小,但鬼我还是不怕的,因为我不相信真有鬼怪的存在。少爷,去吧去吧——”

容凰终究还是招架不止易昕的卖萌,被她牵着手拉进了鬼屋。

鬼屋里面阴森森的,伸手不见五指,要不是被易昕拉着,容凰怕是直接心脏病发去医馆了。

隐隐约约,容凰感觉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拉住了。没想到我家昕昕还是会怕的嘛,果然是女孩子,作为男孩子,我要大胆一点。

“昕昕别怕,你都牵着我一只手了,又拉着我另外一只手,这要怎么走出鬼屋呢?”

“少爷,我没拉你另一只手啊。”为了作证,易昕甚至还甩了甩那只牵着容凰的手。

那另外那只抓住我的手,岂不是……

容凰慢慢地扭过头去,却见拉住自己另一只手的主人,拿起贴着堇色小花标志的玉简照亮了自己的脸,然后……

“鬼呀!”

容凰当场被吓晕了过去,而后,鬼屋里的灯齐刷刷的被人打开。

灯光照亮,原来拉住容凰另外一只手的人,竟然是阮玉。而开灯的人,自然是天宫门的特使们。

“昕昕,我只是想来跟你们打个招呼,怎么你丈夫就被吓晕了?”阮玉歪着小脑袋,单纯的问道。

这话说得易昕整个脸蛋都红了起来,像个小苹果一样“才不是丈夫呢……”

“不是?我还以为你和他,跟我和烬空哥哥一样,是夫妻呢。”阮玉轻噘着嘴,“可惜烬空哥哥和暮山哥哥有事不能过来,否则我就能拉着他们一起过来玩了。自从有了微时空,他们就忙死了。”

好在,容凰和易昕并不知道这两个名字所代表的深意,也因此,他们同样不会意识到,今天无意中遇到的“富家女”,究竟是有着怎样恐怖的来头……

“其实夫人你也可以多玩玩微时空的,那个可比鬼屋有意思多了。”至少微时空不会把他们吓到。天宫门特使们流下一行辛酸泪。

“不要,微时空哪里有游乐园好玩。我下次还要来游乐园玩!”阮玉振振有词。

夫人你哪里是来游乐园玩的,你分明是来玩我们的……天宫门特使“宽面条泪”中。

由于容凰晕过去了,所以还是天宫门特使们把他抬出了鬼屋。阮玉倒是一身轻松,跟着易昕相谈正欢。

她正一蹦一跳的说着“昕昕,我告诉你哦,其实我是来自另外一个名为七界的位面之人,不是你们灵界大陆的人哦。”

“别的位面?那你原来所在的位面是什么样子的?”易昕被吓了一跳。

虽然她早就知道,这个世界上有着其他位面的存在,但现在真的有一个异位面来客,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,还是让她大为惊诧。

阮玉一时之间也想不到什么形容词,只能徒劳的用手比划着“很大很大的!也很美很美的!”

“那,如果有机会的话……”易昕说到一半又咽了下去。虽然她很想拜托阮玉,如果有机会,也带她到其他位面去玩玩,但想到父母严格的家教,现在她连国内的其他城镇都不能去,又怎么可能去异位面呢?父母一定会以为对方心怀不轨,是想要把她拐去异位面卖掉。

世界那么大,恐怕她却是没机会去看看了。

正在这时,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,打断了两个女孩子间的对话。

“倒是不容易,竟能在这个位面,遇上与我同为七界位面之人。”

循声望去,来者是一名黑袍男子,面容如天神般俊朗,紫色中长发随意地披落在肩头,些缕发丝又于左耳前扎了一条短辫子,一对同其发色的眼眸,深邃而幽远。一袭如叶青带,更是衬得其身材高挑。

“你是谁?”连阮玉这个七界位面的人都不认识他,易昕显然就更不可能知道他是谁了。

黑袍男子哼哼两声,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快“我是谁不知道,那么摩轮机车总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是天宫主人发行的……”易昕话未说完,就被那男子给截断了“分明是他趁着我喝酒时脑子不清醒……我还真以为他是欣赏我的技术,诚心来向我讨教,为了招待他,我专程摆了整整一桌子的好酒好菜!

谁知道,那时候我喝醉了,糊里糊涂就把图纸给他了。等我一觉睡醒,摩轮机车就已经被推广到异位面了!所以说,它的创始人明明是我‘械王’东方正凛,凭什么挂着他的名头?”

阮玉蹙眉“这个应该是你自己的问题吧?所以不要老是喝醉酒嘛。而且,我记得七界那里就有摩轮机车,创始者是你不就得了。”

东方正凛哼了一声“不成,我就要找他算账。”其实说是找他算账,也算是过来同他叙叙旧了。

“那好吧,我带你去找他。”阮玉一手挽着东方正凛,一面冲易昕挥挥手“我们走咯,不玩了,昕昕拜拜,你未来丈夫还给你。”

“什么未来丈夫嘛!”易昕再次羞红了脸。也正因此,她才没来得及仔细思考,阮玉和天宫主人……究竟是什么关系?

而那一众天宫门特使,将容凰抬到一旁的石椅后,就跟在阮玉的身后离开了。并且,他们不得不感谢一下东方正凛,要不是你来了,夫人怎么会愿意这么快的回去?

你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,救命恩人!

此时此刻,堂堂械王东方正凛,第一次感到自己后背有一道道令他很是无语的感恩目光。这可不是被人发了好人卡,而是恩人卡……这到底值不值得感到高兴呢?

大家都走了,被留下的易昕,只好乖乖的等着容凰醒过来。这一等,也不知等了多久,她都快要等得睡着了,他才终于睁开了眼。

“你可算是醒了。”易昕有些小委屈的看着他。

“鬼呢?”容凰一开口就问。

“什么鬼?那其实是阮玉姐姐啦,不过她早就走了。”易昕回答时,心里也有些好笑。没想到平时那么猖狂霸道,天不怕地不怕的少爷,竟然害怕鬼吗?好像,不知不觉就掌握了他的软肋啊……

可恶,一切都搞砸了!我的完美游乐园约会,就这么……“不爽”两个字都写在容凰脸上了,一直想吻一次易昕来着,岂料一次都没有成功。

下次约会,老子一定要包场!——来自容凰哀怨的内心。

“其实……还是很感谢少爷的,我玩得很开心。”

容凰一愣,看向易昕,只听她继续说道“我向来被人当成乖乖女,真的很少有机会像现在这样,那么疯的来游乐园玩一次呢。少爷,很感谢你,带给了我不一样的生活。”

“我可不开心,我还没亲到你呢。”容凰故意抱怨。

“哎?那个就不需要了吧。”易昕小心的退后。

容凰一拍胸脯“难道亲你还需要条件?你尽管提,没有我做不到的!”

易昕浅浅一笑,故意恶整容凰“我想要天上下一场糖果雨。”

容凰傻眼了,易昕这是有意不让自己亲她的吧?

易昕正窃喜着这次的“完美过关”,岂料下一刻,星星点点的糖果,如雨,如雪,一颗颗地从天而降,落在游乐园内,也落在了他们的身上。

后来,看了微时空新的热搜才知道,这日两辆运载着糖果的大卡车当街相撞,人没事,不过糖果却是洒落到不远处的游乐园去了,才造成了“糖果如雨下”那百年难遇的梦幻之景。

“看来,是天注定。”

而现在,易昕正为这场梦幻般的糖果雨感到惊讶时,容凰上前,揽她入怀,深情地对着那小巧玲珑的玉唇吻了下去。

糖果雨下,深情一吻,花开堇色,歌儿响起。

“很多年之后,

终也无人会记得,

那场梦是什么颜色……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