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0lu怎么样

门口那一男一女,男的灵界大陆的观众们都认识,是天宫门的司空圣,女的倒是个生面孔,生得却也是明眸皓齿,马尾辫在脑后扎得极高,无形中营造出了一种傲气。眉目线条较为硬朗,比起一众柔美型的少女,显是多了几分英挺。

经他们自我介绍才得知,女生名叫夏青萍。

他们提着一盒糕点,自称是刚来日界做生意的,想跟受宠的主子打好关系,送点小点心过来,今后还望主子多多关照。

这样说着的时候,夏青萍的视线还不住往神内时雨脖子上的白宝石项链瞟。

好漂亮的项链啊!做功精致,材质上乘,一看就是价格不菲!自己还从没有一条这么高档的项链呢!

尽管已经极力掩饰,在她眼里却还是不住闪过嫉妒之色,连带着再说出来的话,也多出了一股酸溜溜的气息。

哼,星界派他们两个来“救人”,她还以为人家在这里过得如何凄凄惨惨,现在看来,没准还很乐在其中嘛!

“谢谢你们。”神内时雨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貌,并未伸手去接,“不过点心还请拿回去吧,我也没有帮过你们什么忙,无功不受禄。”

现在的她,已经比刚到日界时警惕了许多,不敢再轻易的向人释放善意。

毕竟是两个陌生人,也不知道他们是好是坏。一盒点心虽然不算贵重,但毕竟是要入口的东西,谁知道里面有没有被“加料”呢?

司空圣像是个急性子,闻言立刻就要反驳,夏青萍一摆手拦住了他,自顾扬起一副笑脸,话虽说得客气,内里的压迫感却是直逼而来。

“神内主子太自谦了,您可是这日界最得宠的主子呀,”她的目光先后从眼前的大房子,以及那条白宝石项链上飞快扫过,“您随便说一句话,就足够让我们财源滚滚了。怎么,主子不肯收我们的见面礼,就是不肯关照我们了?”

千娇百媚牛仔裤气质美女图片

听她张口闭口“受宠”,好像女子除了受宠就没有别的事可做,神内时雨并不认可这样的说法,暗自在心中叹息一声,礼貌地道:

“大家都是一样的人,说什么关照不关照呢?好吧,点心我就收下,但请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。”

她接过点心,转身进屋,夏青萍就趁这工夫,透过门缝往里面张望。

这屋子从外看就是金碧辉煌,内部更显气派,丹楹刻桷,玉砌雕阑,一眼可见的华丽富贵。夏青萍眼里的嫉妒色彩越来越浓,还从没见过待遇这么好的“阶下囚”呢。她也想住这么好的屋子,有数不尽的金银珠宝,有成群的仆人伺候,做高高在上的主子啊!

很快,神内时雨又出来了,她从房里拿来了几本书,是她之前为了打发时间,在日界的街市上买的。她把这些书送给了夏青萍二人。

你来送礼,我也回了礼,互不相欠。

她分明已将划清界限之意表达得如此明显,夏青萍却似并未领会。随手接过书的同时,她一双乌溜溜的眼珠正上下直转,略带嫌弃的在神内时雨的周身打量。

她长得也就那样,又瘦瘦小小,根本就没怎么发育。相比之下,明显是自己的身材要好得多嘛!

由于想知道这两人到底有什么图谋,在他们告辞离开后,见证者们又转而跟了上去。

夏青萍生着闷气,埋头走得飞快,司空圣不得不加快脚步追上她。

“哎,夏青萍,你倒是等等我啊!”

“我不明白,刚才我们为什么不直接跟她把话说清楚,就说咱们是星界来救她的人,然后就可以一起商量逃脱计划了啊!”

“你傻啊?”夏青萍没好气的瞪他一眼,脑后的马尾辫甩得更高,“咱们刚来日界打探的时候,这里的人就都异口同声的说,神内时雨是最受宠的主子。咱们又不认识她,她是怎么样的人咱们也不了解,星界让我们救人,谁知道她自己到底想不想被救?”

“她又没吃苦没受难的,就算刚被抓来的时候有过抵触,现在锦衣玉食的待了这么久,没准心早都向着日界了呢?咱们要是去找她,贸然自报家门,没准就让她把咱们卖了呢?”

“诶,你说得有道理啊!我之前怎么没想到!”司空圣一脸的恍然大悟,“还是你考虑得周到,那咱们就先什么都不说的接近她,跟她混熟了,试探一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,再做决定?”

“还用得着再试探吗?”夏青萍却又泼了他一脸冷水,“刚才她住什么地方你没看到吗?她戴的那条项链你没看到吗?这样你心里还没点数?”

“还送我们书,装什么文化人呢!”夏青萍瞟一眼手里的书,又是重重冷哼一声,她也懒得捧着了,直接将书都塞进了司空圣怀里,“你拿去看吧,多补充点知识。”

“夏青萍你什么意思啊?”司空圣不乐意了,“你这是拐着弯骂我笨呢?”

“那我换种说法!”夏青萍忽然站定脚步,朝他挑衅一笑,“人丑就要多读书,满意了吗?”

……

夏青萍出场没多久,网上已经是恶评一片。

“那个夏青萍什么玩意儿啊,阴阳怪气的,真想扇她两巴掌!”

“长得就是一副有心机的样子,就差把‘嫉妒’两个字写在脸上了[鄙视]”

“司空圣蠢死他得了!那女的说啥他信啥,自己没有脑子吗?”

“星界怎么偏偏派这么两个人过来救人啊!一个心机婊,一个猪队友。现在都不指望他们救人了,别给小雨坏事就行了!小雨在这里已经承受太多了[流泪]”

花半夏给水无念解释,星界派这两个人确实也是合理的,毕竟主要战力还有更重要的任务,再加上小雨对于星界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,不是团宠也没招人恨什么的,确实没必要冒危险非得救人。

所以就派个综合实力还过得去,还刚好有空的过来,结果谁知道司空圣和夏青萍那么不靠谱。

网友们不认识夏青萍,定天派的人却大多是认得的。

现在就有些一起看节目的女弟子,都忍不住吐槽她了:“青萍,你在这里面好刻薄啊!”

夏青萍抿了抿唇,没多说什么。

别说是天昙里的自己了,就连现实里的自己,都已经嫉妒神内时雨好久了。

江冽尘又帅又霸气,那么完美的人,看上神内时雨分明都是抬举她了,谁知道她还总是那副拒人千里的死样子,她早就想骂人了!之前弹幕里卖力的“时雨黑”,就有她一份。

可惜节目是节目,自己只能看,却什么也不能做,这团邪火一直憋在她心里。没想到会突然在节目里看到“自己”,这下可好了,她相信“自己”和自己的想法是一样的,一定能替自己做到想做却没法做的事!

她希望,自己能够“上位”,成为江冽尘唯一的爱将,吊打神内时雨!

同屋女弟子也知道她是江冽尘粉丝。之前门派里的人都知道她喜欢罗刹鬼帝,她会再喜欢上一个同一类型的人真是一点都不奇怪。

而她们不知道的是,她之前就已经为接近罗刹鬼帝用过心机了。

门派里的大管事林凯轩,当初也曾是破月派的弟子,与罗刹鬼帝罗帝星同门,关系处得还不错。恰好林凯轩喜欢她,于是原本对他的追求不屑一顾的她,故意向他示好,拿到他的玉简后,成功找到了罗刹鬼帝的联络方式,并转存到了自己玉简上。随后,她便再次对林凯轩弃之不顾。

虽然罗刹鬼帝没有搭理过自己,但每次只要一想到,自己是所有迷妹中,唯一一个握有他联络方式的,夏青萍就满心窃喜,无形中也感到自己高人一等。

如果天昙中的自己,真能得到江冽尘的特殊礼遇,那可就又能秒杀一众迷妹了!夏青萍的嘴角自上扬后就一直停不下来,她觉得心里就像是有一个快乐的气球,正在不断升高,升高!

……

平静的日子过了几天,神内时雨那种刚收到项链时,强烈到不想出门的烦恶感终于是慢慢消退了一些。虽然抵触仍在,但她也知道,不可能因为一条项链就永远不出门了。她还要和菲丽卡练习魔法,学习自保的能力,很多事在房间里都是不方便做的。

相处这么久,菲丽卡的理性确实在潜移默化中改变了她,让她明白,很多事不能只凭着情绪做,要考虑到对将来的影响。

上杉菲丽卡欣慰地看到,神内时雨在户外锻炼中重新露出了笑容。

阳光下,或是两个魔法阵齐齐运转,相互配合,蕴藏着属于某个魔法国度的力量;或是菲丽卡教时雨射箭,箭尖中靶的喜悦让时雨露出灿烂的笑容;或是自学剑术,尽管汗流浃背,她们却仍旧坚持,只为能在关键时刻多一分保护自己的能力。

就算那条项链还沉甸甸地压在神内时雨脖子上,她也可以从心理上尽量去忽略它,也忽略里头那些让她不愿回想的附加含义。

每当看见妹妹的笑容,上杉菲丽卡都会不由自主地莞尔,心里的柔软处被悄无声息地融化。

她能感觉到,自己似乎影响了时雨,时雨又何尝不是在影响着自己,填满她心里那处温柔的角落呢?也许这就是双生花的魔力,相依相伴,又相互影响。

但就连上杉菲丽卡也感到困扰的是,司空圣和夏青萍自从最初来拜访后,隔三差五就会找上门来叨扰。明明小雨根本就不想和他们有过多接触,这两个人每次过来却还是笑嘻嘻的,一点不把自己当外人。

上杉菲丽卡也尽量往好处想过,也许他们真的就只是初来乍到,想要结交朋友好办事,未必就有什么险恶居心,但她和小雨都不喜欢这两个人,一看就不像什么正派人物,他们天生的气场就让她感到格格不入。

但有道是“宁得罪君子莫得罪小人”,如果真是小人,你太不给他们面子,指不定哪天背地里就捅你一刀。因此菲雨也不便将反感情绪过于外露,每次能敷衍还是会敷衍一下。不过他们上次送来的点心,她们是一直都没有吃,也不敢吃的。

这天,风芷静破天荒的没去训练,而是留在屋里翻食谱,准备学习做饭。

这些天慕永夜确实是尽心尽力的在训练她,而这样的训练只对她有好处,对他却等于是没有任何好处,反而耽误他自己的事。时间一长,风芷静也觉得,自己不能总这么光占人家便宜了,还是应该要表示一下谢意。

送点小礼物他未必会收,能让他喜欢的他怕变成软肋,不能让他喜欢的,他收不收都没意义。想来想去,风芷静觉得亲手做顿便当给他最好。

但她并不擅长做饭,盛则其自告奋勇想帮她的忙,却比她更不擅长。说是帮忙,更多却还是捣乱,用手指蘸了面粉往她脸上涂。风芷静笑斥了他几次,他还是闹腾个没完。

听着节目里的欢声笑语,现实的盛则其不禁叹出一口气。

风芷静刚出现的时候,他是真的很讨厌她。他觉得她的存在,仿佛让自己对珑儿的喜欢变得不再纯粹,他将她当成敌人一般憎恨,心里咒骂了她一遍又一遍。

但节目播了这么久,风芷静的一系列表现,她的聪明,理性,真诚,大方,却是让他有点被圈粉到。当他终于不再用有色眼镜看待她,他就发现,她真的有很多优点,确实是个难得的好女孩。当初在天昙,他们也真的有过一段快乐的日子吧。

不久前,他曾经发狠的念叨过:“你在我心里一文不值!一文不值!你唯一的价值就是让我认识了珑儿!”现在,他开始想收回这些不曾说出口的话了。

朝着屏幕瞟去一眼,现在仔细看看,倒觉得她也没有那么像珑儿了,她有自己独特的魅力。

这种感情,才是单纯欣赏明星的感情。他觉得风芷静不错,却并不想跟她有什么更进一步的交集,只希望她能过得好吧。不管自己在天昙对她是什么感觉,总之那种感觉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现在他的心里只有珑儿。

节目中,因为盛则其和风芷静两人实在太不靠谱,擅长料理的神内时雨都看不下去了,主动过来帮忙。上杉菲丽卡虽然也没有那么擅长,总还比那两个新手好,也过来帮忙打打下手。

通过水无念的视角,现实风芷静终见着自己记忆里,穿着那身打扮的小雨,教自己和盛则其做饭的清晰场景。

而那身衣服,正是爱莉丝之前留给小雨的。

不过跟记忆里倒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,记忆中,菲丽卡不在,而小雨脖子上戴着项链……如果她在房间里都不得不戴项链的话,难道说……?

花半夏从旁解说,当时嫣然和晴蓝都去射箭了,霄影调查俞丽妍的事,似乎有些眉目了。而江冽尘——

说到他他就到了。

听到门口的通报声,菲雨心头都是重重一坠。还是上杉菲丽卡很快冷静下来,给神内时雨使个眼色,自己先到门口去拖住他。

神内时雨心领神会,匆匆擦干净手,就跑去翻出项链戴上。等她端菜上来的时候,那条项链反射着窗口洒入的阳光,明晃晃的耀眼。

天昙风芷静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这条项链,出于好奇,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。

看到这里,网友们好像终于明白,为何在芷静的记忆里,对项链专门有一个大特写了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