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蛙云ios官网

杨东跟苑老二通完电话之后,脸色阴沉的坐进了车内,对着司机开口道:“回集团!马上!”

“东子,出什么事了?”林天驰见杨东脸色异常,开口追问了一句。

“别提了,之前苑老二不是介绍一个亲戚,来咱们集团里倒了八百万的过河钱,然后把房子和车的手续过户到咱们名下了吗!最近几天,他这个亲戚投资失败,破产了,集团这边为了规避风险,所以就跟他进行了交涉,让他要么先拿一部分保证金出来,要么就按照合同走,把房产和车辆移交过来!然后他家里这个亲戚就找到了苑老二,想让他帮忙说说情,让咱们把房子退给他,由他自己去卖,用房款把饥荒还上!”杨东掏出烟盒,脸色不太好看的解释道。

“这没问题啊,借贷的正常流程不就是这样吗?生啥气呢?”林天驰以为杨东是因为这件事跟苑老二吵起来了,脸上更是写满了不解。

“我没跟苑老二那边有冲突!”杨东见林天驰会错意,继续开口道:“前一阵子咱们在跑小硕他们那件案子的时候,法务就始终在处理这件事,而且今天就是双方开庭的日子,昨天晚上咱们吃饭的时候,苑老二跟我提了这件事,我也跟法务的老郝聊了一下,通知他今天去撤诉了,但是谁承想他们还是开庭了!之前苑老二在飞机上,付敬兴始终打不通他的电话,现在庭审都结束了,我才知道这件事!”

“这事办的确实恶心了,毕竟苑老二在小硕的案子上没少出力,但咱们刚用完他,现在转过腚来就跟他家里的亲戚对簿公堂,确实不好看!不过问题也不大,估计是老郝他们那边出现了什么纰漏,咱们这边只要不继续追究,应该没啥问题!”林天驰听说这件事,也是哭笑不得。

“抓紧回去处理吧,苑老二家的那个亲戚,现在处境本身就不好,万一因为这件事再被弄成老赖,扣上一顶被执行人的帽子,咱们可就彻底把人糟践了,以后让他怎么翻身啊!”杨东摆摆手,同样很无奈。

……

大约半小时以后,司机把车停在了富春商厦门前,杨东和林天驰两个人也随即下车,准备上楼。

“小东!”

“杨总!”

“……!”

冬日蜜桃少女粉色毛衣展白丝美腿甜美微笑写真图片

就在杨东迈步的同时,停车场那边至少有四五台车敞开车门,然后乌泱泱的能有十来个中年,全都奔着这边走了过来,而到场的这些人,也全都是孝信酒厂各种生产材料,包括玻璃瓶、麦芽、酵母、酒花等等的供应商。

“韩哥,怎么在这呢?还有老赵、老谢,们今天聚的挺齐啊!”杨东看见迎上来的几个人,笑着打了个招呼:“怎么,今天这是过来结货款来了?”

“小东,我们今天来这,并不是闹事的,而是只想问一句话!”被杨东叫做韩哥的中年,全名叫做韩冬平,是常宽的发小,同时也是孝信厂的麦芽供应商。

不仅是韩冬平,今天到场的这些人,全都跟常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做的生意也都跟孝信厂搭边,说的再直白一些,他们这些人,虽然不在孝信厂工作,但却全都是指望孝信厂活着的。

“韩哥,们这是咋的了,怎么这么严肃呢?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,整的像是要逼宫一样!”一边的林天驰看这一伙人脸上的神色,也不禁失笑。

“小东,我们这些人都清楚,现在孝信厂是的,但是我就想问问,是不是接手厂子以后,就不顾任何人情往来了!更不顾当年老常对的提携和照顾了?”韩冬平一点玩笑的心思没有,认认真真的对着杨东发问道。

“韩哥,这话是什么意思,我怎么们了?”杨东听见韩冬平的话茬不太对劲,挑眉反问道。

“杨东!别装傻了!我们都堵到这了,再来这套,真是一点意思没有!当初拿下酒厂以后,是不是在开会的时候跟我们承诺过,说要替常宽把酒厂撑住了!一切运行模式照旧!那我问,凭啥要把我们换了呢?”旁边的另外一个供应商也情绪激动的问道。

“我什么时候说要换们了?们说啥呢?”杨东被绕的相当迷糊。

“今天上午,我们所有人都接到了们三合集团秘书处的电话,要我们来结束跟孝信厂的合作关系,我就想问问,这是凭什么?!当年老常干酒厂,最难的时候,我押上了全部的积蓄,给他免费供货两年半,才让他挺过了难关!现在们说踹就要把我踹了?有这种道理吗?”韩冬平喊了一句。

“没错!老常跟我保证过,只要孝信厂不倒,跟我们玻璃厂的合作就永远不会终止!”

“杨东,现在老常还没死呢!”

“是怎么起家的,心里不清楚吗?”

“东子,老常对有提携之恩!这么做,是在败坏他的名声!”

“……”

“行了!都别吵!”杨东被一行人念叨的相当头疼,嗷的喊了一嗓子,震住众人之后,眯眼看向了韩冬平:“老韩,说,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小东,我还是那句话,我们今天来这,不是为了闹事,只是想要讨一个说法!”韩冬平也知道杨东是什么人,所以在看见他急眼之后,心里也跟着有点哆嗦,调整好状态后,轻声解释道:“今天上午,我忽然接到秘书办这边的电话,说集团这边要对酒厂原材料的工艺上进行升级,需要重新招标!而我们这些老的供应商,所有合作全部终止,甚至就连参加竞标的机会都没有,我就想问问,这是凭啥啊?”

“这事,是谁通知们的啊?”杨东听完韩冬平的话,眉心逐渐拧成了一个疙瘩,因为他对于酒厂那边要换供应商的事,的确不知情。

“小东,今天我不拿老常说事,就单说咱们,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?这期间内,咱们的关系一直处的不错,但不能砸我们的饭碗啊!如果咱们的合作真的结束了,我厂子里的贷款,让我拿什么还?”韩冬平声情并茂,看向杨东的目光中满是委屈。

“是啊东子,咱们都在一起合作这么久了,如果我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,可以跟我们谈,给我们时间去改!但现在忽然就让我们下课了,这种事,换成谁能接受啊?说我们找要个说法,这有毛病吗?”旁边一个中年把话茬接了过去。

“行了,们是为了什么来的,我清楚了,这样,咱们别在楼下吵,大家上楼,慢慢聊!”杨东弄清楚状况之后,看着面前这些常宽的老哥们,微微叹了口气,随即招呼着众人一起向商厦大厅走去。

……

一行人上楼之后,林天驰带着韩冬平等人去了会议室那边等待,杨东则大步流星的去了法务部那边,推门走进了屋内。

“杨总!”

“董事长!”

“……”

屋里的几个文员看见杨东进门,纷纷起身,正在办公桌上跟另外一名员工聊工作的老郝看见杨东进门,也放下了手里的活:“杨总,来了!”

“跟我出来一下,我有点事跟聊聊!其余人继续忙!”杨东直到此刻,仍旧认为付敬兴那件起诉案,只是因为老郝的工作出现了纰漏,而他毕竟是部门负责人,所以很给他留面子的把他叫到了门外。

“杨总,您找我,有什么吩咐吗?”老郝跟着杨东出门后,态度很端正的问道。

“我问,付敬兴的起诉案,是什么情况啊?”杨东蹙眉看着老郝,直截了当的问道。

“付敬兴那件案子,咱们不是胜诉了吗,有什么问题吗?”老郝反问。

“昨天晚上是不是喝假酒了!我不是告诉,让把这件案子撤诉吗?!”杨东见老郝如此理直气壮,登时冒出来了一股无名之火。

“杨总,这件事,欧总没告诉吗?”老郝听见这话,登时装傻似的回应道:“昨天晚上,我接到的电话之后,就给欧总打了个电话,但是他吩咐我,让我继续走流程,没提过撤诉的事!而且还告诉我,说剩下的事他会跟谈!”

“这个起诉的决定,是老欧做的?”杨东听见老郝的回应,认真的看向了他:“没跟他说,我已经让撤诉了吗?”

“我说了,但是欧总跟我说,让我一切按照正常流程去办,还说那边他会沟通!杨总,和欧总都是集团高层,我还以为们已经把这件事沟通好了,所以我真是不知情!”老郝是个职场老油条,当即就把责任给退了个一干二净。

“我问,除了付敬兴这件事,酒厂那边换供应商的事,知情吗?”杨东听完老郝对于付敬兴这件事的解释,继续问道。

“这件事我知道,之前欧总让我查过酒厂那边的供货商资料,发现他们的合同早都已经过期了,双方间的交易往来也没有什么法律依据,咱们这边有权终止!”老郝对于这件事倒是没有推脱,因为这本身就是他业务范围之内的事。

“没事了,继续工作吧!记住,以后我吩咐的事,不管出现什么变故,都得第一时间通知我!”杨东扔下一句话,随后脸色极度阴郁的向着欧阳昭庆办公室的方向大步走去。

【三更】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