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奶v224app

   .630shu.co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   拉花咖啡继续分配中——

   颜月缺拿到了大人图案的,当成宝一样舍不得喝。

   凤栖梧正嘲笑他,说再不喝就凉掉了,然后发现自己拿到的是凉姐图案的,也舍不得喝……颜月缺表示没资格说我!

   苏世安拿到了容霄图案的,拿个勺子拼命搅!

   容霄则是拿到了苏世安图案的,没有勺子就拿个叉子玩命搅拌!

   凤薄凉好笑:“们这么嫌弃对方的吗?”

   苏世安急中生智:“哪会呢?我是觉得直接喝掉老大对他太不尊重了!是吧老大?”

   容霄:“那我承认吧,我就是嫌弃他。”

   苏世安:“……”

   最起码,他们不会像弑九天那样傻……弑九天喝了一口自己的咖啡,卧槽,比蜜糖还甜啊!一点苦味都没有了!好——甜——腻!

   幽澈拿到了颜雪梦图案的,颜霂霖提出,想拿自己这杯跟他换,他拿到的刚好是幽澈本人的图案。幽澈无可无不可,就跟他换了。

   清新古装美女小家碧玉柔情似水

   荆云羡拿到了慕含沙图案的,好吧,都是我弟弟,喝就喝吧。

   凤薄凉拿到了西陵辰图案的,一阵嫌弃,“人家想要十羽的。”看到黛儿拿到了凤栖梧图案的,于是跟她换。哎呦,凤栖梧看到可开心了,西陵辰就伤心了。

   黛儿也没弑九天那么笨,只下了一颗糖而已,味道正好,不然太苦也不好喝。

   颜雪梦拿到了荆云羡图案的,阮玉拿到了颜月缺图案的。

   颜月缺一脸满足:“能够被主母选中,我真是万分荣幸。”

   凤栖梧:“……那是心理变态吧?”

   阮玉捧着杯子:“唉,其实我更想要乐乐图案的……”

   颜月缺瞬间石化,凤栖梧还补了一刀:“看来还不如一只小狗。”

   尘十羽拿到了自己图案的……我喝我自己?

   同样要喝自己的,还有凤君夜和空临川。不过他们本来也不是太在意这个,比起喝自己,总好过拿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图案吧?

   墨孤城拿到了颜霂霖图案的,江烬空拿到了墨千珑图案的,墨千珑拿到了阮玉图案的。

   大家都在静静的品尝咖啡,不得不说墨千珑的手艺是真的很好,图案绘制传神,咖啡也是一等一的美味。凤薄凉就调侃说,将来谁要是能娶到小珑儿,一定会很幸福。

   西陵辰喝得很慢,他的心思早就飞到了别的地方去。

   “千珑小姐,能教我这种咖啡的做法吗?”他终于还是提出了请求,“我想在灵界大陆进行推广,这样就可以让更多人尝到的手艺了。”

   有异位面和墨千珑的双重热度加持,这咖啡完足以成为一座生钱的金矿!就算它的味道跟市面上的廉价咖啡一个样,在自己的炒作宣传下,他相信照样会有一群傻子源源不断的送钱过来!更别说,它本身的味道也的确出众呢?

   “嗯,可以。”墨千珑虽有些意外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,但这本身倒也不是什么坏事,“不过,可能要稍微等一等,现在还教不了。”

   “……是要等千珑小姐喝完咖啡么?”西陵辰一怔,很快又应声道:“没关系,慢慢喝,多久我都等。”

   “不是这个问题……”墨千珑刚想解释,江烬空已经很有默契的替她接了下去:

   “对,是够不够聪明的问题。去找台咖啡机回来,小珑儿就教了。不然现在要她怎么教?”他随手把玩了一下桌上的纸牌,“拿这些扑克牌教?”

   西陵辰暗道惭愧,这的确是自己的疏忽。之前墨千珑他们去做拉花咖啡,是借用了别人店里的咖啡机,而里面的材料,咖啡豆,牛奶等等,都是要专门花钱买的。这样的话,购买咖啡机和食材的准备工作,确实应该由他解决。

   这时候,刚好外面有人敲门。

   黛儿本要去开,幽澈却让西陵辰去:“不是要去买咖啡机么?刚好,去开个门,然后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 西陵辰也没多想就去了,谁知他刚一转身,幽澈就趁机在他那杯咖啡里偷偷加了……酱油和芥末。

   其他人竖起了大拇指,够狠。

   没错,都是“一丘之貉”,个个都是坑货,无一例外,就等着西陵辰回来一喝——那酸爽!

   那边西陵辰一无所知的去开门,没人啊?

   难道是有人走错房间?正当他准备直接关门时,门口忽然响起了一道奶声奶气的喝斥。

   “大叔,眼睛长哪呢?给我往下看!”

   西陵辰循声下望,只见那里站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,双手在胸前交叉,正一脸没好气的瞪着他。

   是个小屁孩?西陵辰皱了皱眉。他还没好气呢!这臭小子竟然一张口就叫他大叔?有像自己这么年轻,这么帅的大叔吗?!

   “谁?”西陵辰居高临下的打量着他,语气冷淡。

   他不像有些人特别爱心泛滥,喜欢小孩,会专门蹲下来配合小孩的身高,模仿小孩的说话语气之类的。在他看来,小孩,特别是不懂事的小孩,就只是一种麻烦的存在。

   小男孩毫不示弱:“金主爸爸凤念千!”

   西陵辰冷笑一声,还真没人敢在自己面前自称金主:“年纪不大,口气倒是不小?”

   看上去,他倒不是走错房间的,那怎么会来敲这里的门?看上去也不像是服务生?

   凤念千小鼻子动了动:“我哪有大叔口气大,一口咖啡的苦味,怕是连一颗糖都没加,甚至还没拿勺子搅过。”

   西陵辰耐着性子打量他:“呦?小鼻子还挺灵的?”

   凤念千得意的笑了笑:“那是,不过我觉得吧,我脑袋比的更灵!我这边刚好有一架闲置咖啡机可卖,里面还有各种应有的杯子、咖啡豆、牛奶等物品,大叔要不要?”

   西陵辰一怔,上门推销的?可这也未免太灵了吧?要什么就来什么?

   正好自己需要,先问价钱吧,到时跟千珑小姐他们换七界的钱来买。

   “……还有,给我好好叫哥哥!‘哥哥’听到没有!”

   凤念千拍了拍小x脯:“嗯,哥哥听到了。”

   西陵辰:“……”

   接着,凤念千又人小鬼大的叹了一口气:“大叔啊,看年纪跟我爹娘也差不多,怎么还这么厚脸皮要当人家哥哥呢?虽然保养得也还不错啦,但是人得服老,岁月不饶人啊!”

   西陵辰强忍着想揪住他的后脖领丢出去的冲动:“……赶紧说的咖啡机多少钱!”

   凤念千漫不经心的摆摆手:“不急,我毕竟是个有良心的卖家,总不能让大叔吃亏吧?先拿货,后给钱,这样就不用担心我是骗子了吧?”

   见西陵辰还在犹豫,凤念千跳起来拍了拍他的肩:“安啦,我便宜卖,不会贵到让卖身给我的。”

   西陵辰总感觉这孩子怪怪的,好像会坑自己似的?大概是被坑多了,有了别样的直觉?

   “咖啡机在哪里?”瞎猜也不是办法,他还是先验一下货吧。

   这次凤念千很老实的抬手一指:“就在那边,自己去拿。”

   西陵辰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,的确是有一台咖啡机,周边也不像是有什么陷阱的样子。不过,那么大一架,叫我自己去拿?一看就很重啊……刚背过阮玉,他的腰都快不行了。

   “我去找两个人帮忙吧。”西陵辰正想往屋里走,凤念千忽然又跑过来,张开双臂拦住了他。

   “要是不自己去拿的话,证明没诚意,我就不准备免费送了!”

   西陵辰这可就动心了:“嗯?这意思是只要我自己去拿,就不收钱?”

   奸商果然是无所不用其极,不要钱的肯定要去拿啊!

   凤念千耸了耸肩:“谁知道呢,我这一刻心情好,要是再多说几句话,我心情不好了,保不齐就不给了。”

   “而且,是要当哥哥的人吧?”凤念千又用挑剔的眼光喵了他一遍,“要是连咖啡机都拿不动,果然是不服老不行啊!”

   为了免费的咖啡机,也为了证明自己还年轻……西陵辰赶紧去拿了,凤念千则一溜烟的就进了门。

   大家正奇怪,西陵辰这是在外面跟谁聊天,怎么那么久都没进来,结果就看到了一个不认识的小孩子。

   凤念千在室内大大方方的环视一圈,看到墨孤城,眼睛眨巴了一下,哦,原来是。随后他的视线落在了江烬空身上,就毫不犹豫地跑过去抱住他:

   “粑粑,外面有人抢我的咖啡机!”

   粑粑?场震惊!

   借着撒娇的机会,凤念千小手在他衣袖上偷偷一滑,拿下了早就安放在那里的水滴型监控器。这玩意儿能监视且监听,包间里的众人并不知道,刚才他们的一举一动,早就已经被这个孩子尽收眼底了。

   尘十羽倒是认识他的,悄声问墨千珑:“这孩子怎么来了?”

   “其实是这样的……”墨千珑正要给他解释,却被阮玉的惊呼声打断。

   “??烬空哥哥的孩子?”

   阮玉倒是知道,江烬空在家乡位面早有妻儿,那已经是千万多年前的事情了。像他这种级数的强者生命漫长,多子多孙也不奇怪,不过……这可是七界位面啊!难道他在七界除了自己,还招惹过别的女人?

   凤念千见机甚快,又伸手揽住阮玉一起:“麻麻,们要给我做主!”

   阮玉虽然很奇怪自己怎么多了个便宜儿子,不过看他那么可爱,就依着他了,抱抱。

   ——西陵辰自然是不知道包间里这一番变故的,等他千辛万苦搬了咖啡机进来,就发现所有人都对自己怒目而视。

   颜月缺一见了他,就迫不及待的为大人的“儿子”出头:“原来是啊,怎么能这样做?”

   西陵辰满头问号,先把咖啡机放在一边——实在是搬不动了——看着凤念千那个小鬼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,还像乐乐一样粘着空玉,很是奇怪,他们什么关系?

   凤栖梧也冷森森的开口了:“没想到是这样的人,居然欺负大人家的孩子。”

   西陵辰继续蒙:“什么鬼?”

   弑九天气呼呼的:“真是看错了,奸商都抠门到这种程度了?想学怎么做拉花咖啡,就堂堂正正买个咖啡机回来呗,竟然抢人家小孩子的咖啡机!”

   “不是……”西陵辰好像终于有点明白过来了,“事情不是这样的啊!明明是他让我去拿咖啡机过来的!”

   凤念千伸出一只小手指着他,一脸的“悲愤”,影帝级演技上线:“我哪里有这么说?大叔,有证据吗?我可是有证据的!是欺负我,抢我咖啡机,还不付钱!”

   西陵辰眼睛都要瞪出来了:“这说谎不打草稿吗?我没证据?又哪来的证据?”

   毕竟那时只有他们两个人,口说无凭,确实没证据,甚至没签购买合同啥的……再说一个咖啡机也是没必要签合同吧?

   只有凤薄凉替西陵辰说话:“他应该不是这种人吧?我觉得——他会比较喜欢用骗的,而不是用抢的?”

   凤薄凉不太懂现在是什么情况,凤念千的眼泪却说来就来,跑过来抱住她:“漂亮大姐姐,是真的,他还打我呢。看,我的手都红了!”

   ——其实是自己打自己手背的,为了达成有证据的效果。

   女孩子们大多喜欢萌萌的小动物,比如乐乐,也钟爱可爱的小孩子,所以说——可怜的西陵辰,冤屈洗不清了。

   颜雪梦也来抱着凤念千,抚着他的背安抚他,又转头斥责西陵辰道:“怎么能这样!果然没一个商人是好东西!”

   ——这句话打击面似乎有点广,连墨孤城的弟弟墨凉城,和父亲墨重山都中招了。

   颜雪梦很温柔,连生起气来都是温温柔柔的,但大家看到一向好脾气的雪梦都生气了,于是……他们就更生气了。

   西陵辰终于意识到了……这孩子本身就是个坑啊!他在坑我!

   谁让他之前也是惯性思维作祟,觉得只要按紧钱袋,不被坑钱,就不怕他捣鬼。结果现在咖啡机也拿回来了,“人赃俱获”,有嘴也说不清了。

   这也难怪,总是骗人的J商,和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单纯小孩子,又会相信谁的话多一点呢?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