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看视频tv最新版下载

   最新网址:.

   一小时后,罗汉驾驶着私家车,载着张晓龙、汤正棉,以及身中两枪的巩辉,离开了荒无人烟的市郊方向,赶到了市区边缘。

   “人救出来了。”车内后座上,张晓龙简单给巩辉的伤口止血包扎后,跟杨东通了个电话。

   “吴坤呢?吴坤怎么样?”杨东听说巩辉没事,继续追问了一句。

   “今天晚上,除了我和巩辉,还有第三方人到场,我救人的时候,听见他们和吴坤所在的方位传来了爆炸声,但是具体情况,我不清楚。”张晓龙直言回应。

   “呼!”

   杨东听完张晓龙的回应,轻轻吐出一口气:“你先找个安的地方落脚,我去找你们。”

   “可以。”张晓龙答应了一声,随即挂断了电话。

   “往富庄方向走吧,我有地方。”巩辉听见二人的通话内容,开口插了一句。

   ……

   另外一边,杨东跟张晓龙通完话,直接把林天驰叫到了自己的房间里:“收拾一下东西,咱们马上撤。”

   “吴坤没了吗?”林天驰听见这话,快速追问道。

   无聊白领下班后的独身生活

   “今晚的情况有点乱,辉哥也去了私人会所,龙哥为了救人,没针对吴坤。”杨东微微摆手:“先走吧,只要吴坤那边响了枪,大L这地方,就没有咱们的容身之地了。”

   “好,我马上叫腾翔和张傲过来。”林天驰点点头,掏出了手机。

   “铃铃铃!”

   与此同时,杨东的手机也响起了铃声,看见来电显示,杨东微微蹙眉,接通了电话:“勋哥?”

   “你在哪呢?”孙建勋直截了当的问了一句。

   “我在电子厂,怎么了?”杨东顿了一下,轻声回应。

   “今天晚上,市郊的一个私人会所出事了,这事你知道吗?”孙建勋再问。

   “我不知道啊,出什么事了?”杨东迟疑片刻,开口回绝。

   “我就在电子厂附近,你在那等我吧,我有事跟你说,电话里不太方便。”孙建勋沉声回应。

   “好。”杨东听见孙建勋这么说,也就没有多问。

   ……

   与此同时。

   “嗡嗡!”

   随着引擎轰鸣,三台私家车很快停在了电子厂门前,随着车门敞开,一个三十出头的大胖子领着十来个小混子,都聚在了那台守在电子厂门口的私家车边缘。

   “宝哥,你来了!”车内的青年看见大胖子迈步走来,笑着推门下车,开口打了个招呼。

   “啊,人在哪呢?”叫宝哥的大胖子点点头,看着电子厂的大门问了一句。

   “就在院里!我看着他进的院,往东走了!”青年指着电子厂大门开口道。

   “走,找他。”宝哥点点头,带着一伙小青年,大摇大摆的就要往厂子里闯。

   “你们几个,给我站住!”门卫室那边的两个保安看见他们一大群人准备进院子,都跑出来拦了一下,其中一个保安看着面相挺凶,手背上纹着一只蝎子的宝哥,语气柔和了不少:“你们这么晚过来,有事吗?”

   “我问你,下午进院的小子,是啥人啊?”那个始终在盯梢的青年张嘴问道。

   “哥们,我们这个电子厂,员工有大几百人,你这么问,不是为难我吗!”保安看着十多个社会混混,十分无语的回应道。

   “你别在这跟我扯淡,你们厂子里进入的人,都穿着工装,但是下午那个小子没穿,而且他进院你们也没拦着,我亲眼看见他往东边走了!”青年呛了一句。

   “啊,你们说的是别墅那伙人吧?”保安恍然大悟。

   “什么别墅?”宝哥皱眉问道。

   “大哥,别墅里住的那些人,都是我们老板的朋友,我们老板特意嘱咐过,不让别人打搅他们……”保安张嘴就要解释。

   “别他妈废话,我大哥问你别墅在哪呢?耳朵聋啦?”

   两个小青年掏出兜里的甩棍和大卡簧,迈步就向保安迎了上去。

   “那边!厂子角落那个单独的小院就是!”保安一看气势汹汹的一伙人,毫不犹豫的指着厂子东侧开口。

   “我今天过来,是处理私事的,你们别给我添乱,我也不给你们找麻烦,留下俩人看着点,别让他们报警!”宝哥扔下一句话之后,带着其余的一伙小青年,穿过厂区大门,气势汹汹的向别墅那边走了过去。

   ……

   此刻在别墅院内,张傲和腾翔两人也扶着下楼不太方便的杨东走到了院子里,站在了一台大众宝来轿车边上。

   “东哥,咱们今天晚上,往哪走啊?”腾翔扶着杨东的胳膊,有些迷茫的问了一句。

   “等等吧,等勋哥过来,我跟他见一面之后,咱们去跟巩辉集合,至于下一步去哪,等离开大L之后,大家一起商量一下。”杨东吹着晚风,轻声回应。

   “踏踏!”

   与此同时,宝哥那边的一伙人也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别墅这边,而且其中一人借着灯光看清一伙人的模样之后,伸手就喊了一句:“宝哥!人在那呢!”

   “我艹!”院子当中,林天驰听见一伙人的喊话,当即眉头紧蹙,下意识的把对方当成了光耀的人。

   “艹你妈!”腾翔看着迎面而来的十来口子,也准备掏刀。

   “别动!他们是找我的!”张傲在灯光下,看清宝哥的模样之后,声音不大的阻拦了几人一句。

   “张傲!你还认识我吗!”宝哥走进别墅院子里之后,眯着眼就向张傲问了一句。

   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!”林天驰看着宝哥一伙人,也随即蹙眉。

   “我是干什么的,跟你关系不大。”宝哥压根没搭理林天驰,继续看向了张傲:“几个意思啊,哥们?欠我的钱,还真不打算还了?”

   “大宝,我今天还有事,至于钱的事,你等我过后单独找你,咱们别在这说,行吗?”张傲看着宝哥问道。

   “操,你真JB能开玩笑,现在你手机号也换了,人也不见影,你知道我找了多久,才找到你的吗!”宝哥毫不留情的回应道。

   “小傲,怎么回事?”杨东听完宝哥的话,眯着眼就向张傲问了一句。

   “东哥,我……”张傲听见杨东开口,也如鲠在喉,不知道说什么,因为他欠宝哥的钱,都是在赌局上借的,而杨东当年因为杨鹏耍钱的事,所以对于这种赌博的行为,极其反感。

   “……呵呵!”宝哥见杨东向张傲问话,随即点头一笑:“你是杨东,对吧?”

   “小傲欠你多少钱啊?”杨东见宝哥看向自己,也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,就把话接了下来。

   “他在我手里,总共拿了三十五万,一万块钱每天是五百的利息,总共五个月,一共五十二个半,你们还我五十二个,不算我多要吧!”宝哥看着杨东,点燃了一支烟:“当初张傲在赌局上,拿的每一笔钱,都在我这打了条子,今天你们把钱还上,我们扭头就走。”

   杨东弄清楚宝哥的来意之后,随即侧目,看向了张傲:“这钱,你借了吗?”

   “……借了。”张傲看见杨东投来的目光,当即低下了头,其实这笔钱,张傲已经欠了挺长时间了,但是在此之前,宝哥这伙人却始终没有找他要过,因为那个时候,聚鼎集团还在,一般的社会混子,肯定不敢找聚鼎的人去要钱,而现在市都知道聚鼎已经倒了,所以宝哥也怕张傲会因此受到什么牵连,让自己这笔钱白瞎了。

   “天驰,咱们手里的现金还有多少?”杨东见张傲点头承认借钱,一句废话没有,侧目看向了林天驰。

   “东子,这钱……”林天驰听见杨东这么问,张嘴就要解释,因为他们手里的几十万现金,已经是这伙人最后的资产了。

   “多少?!”杨东打断林天驰的话,认真问道。

   “三十三万。”林天驰叹着气回应道。

   “你也听见了,我现在手里只有三十三万,你把欠条留下,这些钱我让你带走。”杨东看着宝哥,直截了当的回应道。

   “啥意思啊,哥们?五十多万的帐,你想用三十个就平了,你觉得这现实吗?”宝哥眉头一挑,明显不准备答应。

   “怎么个意思,三十五的帐,给你三十三还嫌少啊?”林天驰听完宝哥的话,脸色霎时阴沉了下来:“你知道自己在跟谁对话吗?”

   “妈了个B的!聚鼎都倒了,你们在这嚣张个JB呢?!”旁边的一个青年看见林天驰这个态度,张嘴就骂了一句。

   “我艹你妈!今天我他妈非得把这张B嘴给你撕了!”腾翔听完青年的话,当即冒出了一股无名之火,拎着刀就要上前。

   “你吓唬你爹呢!”对伙的几个小青年见状,也纷纷迈步,准备动手。

   “滴滴滴!”

   正在两伙人就要起冲突的时候,孙建勋按着车喇叭,粗暴的把车停在了两伙人中间,一把推开了车门:“干什么呢!都给我往后退!”

   “你算干你妈的!”对伙的几个小青年迈步还要往上冲。

   “刷!”

   孙建勋看见青年的动作,直接掏出了随身的警官证,在青年眼前晃了一下,同时又掀开衣角,露出了腰间的枪套:“把你手里那个破铁片子给我扔了,否则一个妨害公务,我砸你三年大刑,你信吗?”

   青年看了一眼孙建勋的眼神,登时愣住,站在原地没敢吱声。

   “啥意思啊,警官?就因为他们认识警察,欠我的钱就不用给了呗?”宝哥看了一眼孙建勋,依旧不为所动,咬着牙犟了一句。

   “朋友,现在聚鼎确实倒了,但是聚鼎的人还没死光呢,我们真想动你,你觉得自己能挺住一个回合吗?对付你这种狗篮子!我他妈需要找警察来吗?”林天驰站在宝哥对面,眯着眼喊了一句。

   “我承认,我确实挺怕聚鼎,但是相比之下,我更怕饿肚子!我借出去的钱,也是脑瓜子别在裤腰带上赚回来的,所以这钱我肯定得拿走,而且你也别用聚鼎吓唬我,现在光耀的人到处在找你们,我今天没带着他们的人过来,已经够意思了!”宝哥梗着脖子回应道。

   “现金我只有三十三万,能把欠条留下,你就拿着钱走!如果还想要利息,我把电话号给你,明天换个地方,我单独还你!”杨东看了一眼站在对面的宝哥,吐字清晰的回应道。

   “……行吧!这事我认亏了,三十三万,我拿走!”宝哥沉吟半晌之后,直接在随身的手包里把欠条掏了出来。

   “天驰,给他拿钱!”杨东看见宝哥的动作,侧脸吩咐了一声。

   最新网址:.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