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l4软件

   好在古察科夫所担心的事情,并**发生。科佩妥带着自己的步兵班,将五名德军俘虏顺利地带到了师部。

   来到索科夫和科伊达的面前,他挺直了身体向两人敬礼,但接下来他为了向谁进行报告而犯难。好在索科夫看出了他的窘状吧,便朝着一旁的科伊达努了努嘴,说道:“还是向的师长报告吧。”

   “师长同志,”科佩妥连忙转身面向科伊达,大声地报告说:“我奉营长古察科夫大尉的命令,给您送来了五名俘虏。”

   科伊达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五名俘虏,发现其中还有一名少尉时,不禁笑着点了点头,满意地说:“干得不错。请回去见到们营长时,向他转达我的谢意,谢谢们在前线的英勇奋战,才挡住了德军的疯狂进攻。”

   打发走科佩妥之后,科伊达立即叫来了翻译,开始审讯俘虏。首先受审的是德军少尉,而另外四名官兵,为了防止他们提供假消息,科伊达便命人把他们关在了隔壁,准备一个个地单独进行审问:“的名字、军衔和职务。”

   “我叫卡恩,少尉军衔,担任第6装甲师第114团1营2连的排长。”

   见这名少尉如此配合,科伊达又继续问:“请如实地告诉我,们明知道无法夺取我的阵地,怎么还拼命地进攻呢?”

   听到科伊达的问题,卡恩少尉迟疑了起来。见对方不说话,科伊达气得在桌上狠狠地拍了一巴掌,厉声吼道:“回答我!”

   “我们接到了曼斯坦因元帅的死命令,”少尉有些心虚地说:“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拿下们的阵地,甚至还把右翼进攻的部队,都调到这里参与进攻。”

   索科夫听说德军把右翼进攻的部队,也调到这里参与进攻,立即明白那些从近卫师阵地前消失的敌人,都来到了自己的阵地前。

   对于德军俘虏的回答,科伊达感到非常疑惑,为了搞清楚到底是什么回事,他又继续问:“曼斯坦因为什么要把其它方向进攻的部队,都调到我们这里?还有,他为什么要给们下达死命令,一定要夺取我们的阵地?”

   坐在一旁的索科夫心想,没想到德军少尉会说这条路是通向库尔斯克最近的道路之类的话,谁知对方过了好一阵,才开口说:“我们的师长冯&a;ddot;霍纳多尔夫将军在们的工事前阵亡了,曼斯坦因得知这个噩耗后,整个人非常震怒,便给我们下达了这样的死命令。”

   安静温婉南方姑娘

   “这不可能。”科伊达听到这里,立即从座位上蹦了起来:“我们怎么可能打死们的师长呢?们肯定搞错了。”

   索科夫也觉得卡恩少尉在胡说八道,德国将军都是一群怕死鬼,他们的指挥部通常距离前线有几十公里,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会处于危险之中。想到这里,他开口说道:“少尉,在说谎,们的霍纳多尔夫将军此刻恐怕正躲在距离前线几十公里的指挥部里,和自己参谋长在喝咖啡呢。他怎么可能死在我们的阵地前呢?”

   “是真的,将军阁下。”科恩少尉是认识苏军军衔的,虽然他看到索科夫比科伊达*轻多了,但肩膀上扛着的却是少将衔,知道屋内说话算数的人是他,连忙辩解说:“我们的师长霍纳多尔夫将军,亲自乘坐一辆**参加了进攻,结果在靠近们的阵地时,被们奇怪的反**武器摧毁了。

   和霍纳多尔夫将军一起参加战斗的**,有十几辆之多。他们在发现师长的**被摧毁后,立即靠了过来,企图把师长营救出去。但等他们靠近后,才发现师长乘坐的豹式**,正在熊熊燃烧,周围连一个人影都**。他们知道师长肯定遭遇了不测,便把这个消息向师参谋长报告。

   师参谋长觉得此事关系重大,便向曼斯坦因元帅进行了报告。元帅得知这个消息后,便给我们下达了死命令,让我们一是要抢回霍纳多尔夫将军的尸体;二是要突破们的防御,对们实施合围,然后在予以全歼,为霍纳多尔夫将军报仇。”

   为了搞清楚卡恩少尉所招供的内容是否真实,科伊达便向自己的参谋长使了个眼色,示意他去调查此事。心领神会的参谋长点点头,走到一旁拿起电话打给了古察科夫,“大尉同志,我是师参谋长,们送来的俘虏,以前全部顺利到达了。”

   得知自己送到师部的俘虏,都安全送到了,古察科夫的心里顿时踏实了许多:“参谋长同志,谢谢您,谢谢您特意打电话通知我。”

   “大尉同志,搞错了,我给打电话,可不是为了俘虏顺利到达来通知。”参谋长说道:“根据俘虏的招供,他们之所以像发疯似的向我军阵地进攻,完全是因为他们的师长霍纳多尔夫将军所乘坐的**,被我们的反**武器摧毁了。我现在命令,立即派人到阵地前方去查看一辆被炸毁的豹式**,里面都有一些什么人。”

   古察科夫有些不淡定了:“参谋长同志,您是说,在我们击毁的德军**里,有一名乘员是德军第6装甲师师长霍纳多尔夫将军?”

   “俘虏是这么供认的。”参谋长表情严肃地说:“现在的任务,就是想办法搞清楚,被们击毁的那辆豹式**里,是否有霍纳多尔夫将军的存在。”

   “我明白了,参谋长同志。”古察科夫在电话里回答说:“我会尽快搞清楚此事的。”

   派人到阵地前去查看一辆被击毁的**,这个任务看似简单,做起来却很不容易。如今德军的进攻始终**停止,离开阵地执行侦察的人员,稍有不慎就会落入敌人的手里。

   不过既然是上级下达的命令,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,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。古察科夫命令通讯兵叫来了纳尔瓦上尉,直截了当地问:“上尉同志,们连还剩下多少人?”

   “报告营长,全连连伤员在内,还剩下29人。”纳尔瓦表情凝重地回答说:“但营长同志请您放心,我们一定可以坚持到援军的到来。”

Tagged